adc影院oa出口

.630shu.co,最快更新1627崛起南海最新章节!

对于各国外交人员来说,真正重要的外交事务其实不宜在宴会这样的公开场合来进行交流和谈判。特别是现场还有其他多个国家的外交人员,稍有不慎就很容易暴露本国的外交政策。所以今天这个场合其实只适合用来试探一下口风和态度,至于真正的问题,还是得留待日后找单独会面的场合来慢慢进行沟通。

但这种顾忌并不会让外交使节们就此缄默,虽然不宜谈论自家的事,可不妨碍他们打听别家的消息。比如费策贤就很有兴趣想知道,朝鲜究竟从海汉手里买了多少武器,是否与大明购入的武器是一样的,价格几何,打算何时列装到军队中……这些问题如果直接问李希肯定是得不到答案的,但说不定能从海汉高官那里得到只言片语的信息。

其实朝鲜购入了多少海汉产的武器,都不会威胁到大明的安,但费策贤认为这种交易会助长朝鲜脱离大明的野心,对于大明而言并非好事。而且他认为海汉人向朝鲜出售武器也没安什么好心,不过是想借助这样的手段来逐步完成对朝鲜军队的控制,就如同他们曾经对安南、占城和其他一些小国所做过的那样。说不得朝鲜为此还答应了海汉某些更加过分的条件,不然这朝鲜使臣见着自己,怎地一副心虚的模样?

既然已经到了各国使节活动的时间,费策贤就不再客气了,起身便径直走向了陶东来。他之所以不去找宁崎或是施耐德,是因为这段时间的接触下来,他发现这两人的确不好应付,经常在谈话时绕着绕着就把自己给绕进去了,往往是目的没有达成,反而被对方给套了话。

费策贤认为在海汉这帮高官当中,陶东来反而是比较好打交道的一个,因为他的官位其实就是海汉名义上的领袖,是这个国家的无冕之王,可谓言出法随,对他而言没有必要忌惮任何人和事,也无需掩饰自己的感受和想法。

当然了,这只是费策贤个人的想法,如果在此之前他向其他国家的使节打听一下陶东来在外交领域的事迹,或许就不会作出这种不甚明智的决定。

当初海汉执委会刚刚成立的时候,其实陶东来也承载了一部分的外交任务,而他的风格跟另外那两位都是一个路数,在他手里栽过跟头的外国官员着实不少。费策贤以为陶东来容易打交道一点,这真的是大错特错。

费策贤上前与陶东来见礼之后,便开门见山地切入了正题:“陶首长,本人有一事不明,希望能够得到您指点迷津。朝鲜乃是我大明的藩属国,照理说要向他们提供军事援助,也须得经我国同意之后方可实施,但贵国目前的做法却是有意绕开了大明,甚至唆使朝鲜对我国隐瞒真实情况。本人斗胆说一句,这样做不大好吧?”

陶东来笑了笑道:“那以费大人的看法,如果要向朝鲜国提供军事援助,怎么做才能算是合理?”

两人说话间,旁边已经有了数名听众。海汉与大明之间的明争暗斗并不是什么秘密,但极少有机会能听到双方官员在公开场合辩论这种话题,更何况陶东来一直被外界视为海汉国的真正领袖,他所说的话就代表了海汉的官方态度,众人自然是对此分外留心。他们也真的很想知道,海汉对于大明的真实态度究竟怎样,新近被拉入海汉阵营的朝鲜国在这其中又是处于什么样的位置。

费策贤见周围已经聚集了足够多的观众,也算是达到了他的预想,当下便应道:“贵国要向朝鲜提供军事援助,出售武器,也不是不可以,但不应绕过大明自行其是,须得在此之前向大明通报一声。另外这出售给朝鲜的武器装备,也应先交付大明,再由大明向朝鲜进行分发部署,方才是正道。”

长发气质女孩白皙水嫩甜美清纯

众人听了费策贤的发言顿时议论纷纷,这通报大明也就罢了,毕竟宗主国的地位在那里摆着,按规矩应当如此操作。但要将朝鲜买的武器装备先交付大明,再由大明转交,这摆明了就是要雁过拔毛。由大明对朝鲜所能得到的武器进行控制,这肯定也不是海汉向朝鲜出售武器的初衷,而且妥协的可能性极低。

便听陶东来道:“好,那既然费大人口口声声说朝鲜是大明的藩属国,请问作为宗主国的大明,是否应该在朝鲜受到外部武力威胁时出兵相助,就如同万历年间所做的那样。如果是,那么后金在向朝鲜施加军事压力的时候,贵国在做什么?”

大明在做什么?难道费策贤能告诉眼前这些人,大明自身战事吃紧,在东北战场上被根本就顾不上去为朝鲜解困了。但他能够被派来海汉做使者,这脸皮也不是一般的厚,当下丝毫没有犹豫便应道:“我国当然是在调兵遣将,准备攻打后金为朝鲜国缓解压力。”

陶东来却摇摇头否定了他的说法:“不,们没有。贵国近几年对上后金军的时候有过什么胜绩吗?根据我们的了解是没有的,而且局面相当被动,几乎已经放弃了所有野外作战,只能固守城池等待敌军自行撤退。在这种情况下,顾不上自己的海外藩属国倒也不奇怪。”

费策贤连忙否认道:“绝无此事,陶首长的消息来源怕是有问题。我明军每年与后金军交战,皆有战报送往京城兵部存档,胜绩也并不少见,只是三亚这边消息闭塞,还未传至此处而已。”

陶东来道:“是这样的吗?我这边倒是有兵部的战报誊抄资料,费大人要是想看看,我可以马上叫人送过来。”

费策贤心里气得暗自骂娘,他可想不到陶东来能玩得这么大,竟然要把兵部的资料拿出来公布。这些东西显然是未经公开的记录,至于海汉人怎么把这些绝密资料弄到手,那就不是他所能知道的了。费策贤也不敢赌陶东来的话是真是假,如果是真,无疑会造成不小的动荡;如果是假……海汉连兵部的文书记录都能造假了,那大明真的迟早要完。

费策贤赶紧主动转移话题,不让陶东来掌控谈话方向:“朝鲜国身为我国的藩属国,与其他国家缔结军事条约原本就应该知会我国一声。”

“想多了。”陶东来摇摇头道:“今时今日的朝鲜,未必会继续把大明当作宗主国了。来人啊,请朝鲜特使李希大人过来。”

李希其实就站在人群外围,竖着耳朵在听这两人的辩论。他虽然也不太欣赏陶东来露骨的说法,但对费策贤的谎言也没什么好感。如果不是因为这两家是朝鲜的新旧靠山,李希很想站出来说一句与我无关。

但最终这两家还是选择了一起把朝鲜拉下水,这当然不是什么默契,而是都想着要把朝鲜当枪使。去年海汉还未必会把脸撕破,但随着海汉在南海的布局逐渐完善,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对大明朝廷的态度有诸多忌惮。陶东来今天在这个场合所表现出来的强硬态度,便已经宣告了海汉韬光养晦的路线正在发生着实质性的改变。

费策贤这个时候已经开始后悔了,他觉得自己主动出击是一个巨大的失误,找上陶东来更是错上加错。如果他辩论的对象是宁崎或者施耐德,那即便对方是表现出了同样的态度,至少在陶东来出面之前也还有一分回旋的余地。但如今表面态度的正是陶东来本人,而且话也说得很死,让他很难再在这种场合下把话给圆回去。

费策贤现在只能指望李希会做人一点,想办法把这个尴尬场面尽快带过,不要再给海汉留下借题发挥的空间。

但李希并没有他所预期的这种能力,这两家任意其一都是朝鲜国得罪不起的对象,而如今要让他来当中选择站队其中一方,这简直比要他命还要痛苦。如果可以的话,李希很想马上就晕倒在地,以逃避这个让他左右为难的环节。

但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已经投在他身上,在这个时候昏倒就未免太矫情了。李希干咳一声,旁边的人立刻便为他闪出了一条通道,好让他尽快加入到这场辩论当中。

李希干笑道:“在下刚才并未听到两位大人争论的话题,莫非是与我国有关?其实大家讨论问题点到为止就好,莫要因为一些虚构的问题而伤了和气。”

李希苍白无力的劝说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陶东来道:“众所周知,朝鲜国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一直是大明的藩属国之一,朝鲜国王也是由大明册封,并由大明提供武力保护。但这种状况在万历之后就已经起了变化,大明能给予朝鲜的帮助越来越少,以至于朝鲜国不得不独力对抗来自北方的强敌。对朝鲜来说,大明这个宗主国除了挂个名之外,还能起到什么实际的作用吗?李大人,觉得呢?”

李希一边听一边额头就在浸出冷汗,这种话要是有人在朝鲜国说出来,那肯定会被视作大逆不道。但陶东来就这么轻轻松松地当着大明使者的面讲了出来,很显然是不打算给大明留什么面子了。然而最后陶东来还要他表明态度,这要如何作答才好?

费策贤哪肯给李希回答问题的机会,当下便立刻接过了话头:“既然陶首长也承认大明与朝鲜国的从属关系,那就不应该拿这种毫无根据的所谓变化来挑拨两国关系。我国与朝鲜世代交好,陶首长还是省省力气吧!”

陶东来笑道:“费大人,就算不让李大人当众表态,也没法改变客观现实。现阶段我们海汉能给予朝鲜的帮助,大明是给不了的。我们愿意出手帮助朝鲜,不是因为朝鲜是大明的藩属国,而是因为朝鲜与我国在某些方面具有互补性。换句话说,我们没打算要成为朝鲜的宗主国,朝鲜只要当我们的合作伙伴就行了。大明能做到这种程度吗?”

大明能做到吗?当然不可能。如果朝鲜国宣称要与大明平起平坐,那朝廷肯定会大为震怒,一个需要仰仗大明鼻息的藩属国,凭什么跟大明平起平坐?

但如果站在朝鲜的角度上,面对同样强大的两个国家,一个愿意以伙伴关系与朝鲜相处,另一个却要骑在自己脖子上还让自己叫爸爸,试问哪一个会更得到朝鲜王室的欢心呢?

费策贤不是傻子,他听了陶东来的论述之后便立刻想到了这一层,这对大明而言是一个基本无解的问题。大明不可能放弃两百多年来的宗主国地位,哪怕是出现了海汉这样的竞争对手也一样。如果朝鲜国选择倒向海汉,那最后或许就是大明与朝鲜关系破裂,甚至会宣布朝鲜王室为叛逆。但在大明目前所面临的内忧外患处境下,暂时也不可能腾出手脚去惩罚朝鲜——更何况朝鲜背后已经有了新靠山海汉。

费策贤努力克制住自己心头的怒火,他知道这个时候如果发脾气,那实际上就是认输了。通过几个回合的辩论,他已经意识到海汉想要着手影响大明对朝鲜的控制,但海汉为什么要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费策贤一时还是没想明白。他只是肯定海汉绝不可能像陶东来声称的那么好心,所谓的合作伙伴,必定只是进一步搜刮掳掠朝鲜的借口而已。

“陶首长,今天所说的这些话,有可能会影响到我们两国目前业已达成的外交协议,对两国关系也会造成极大的伤害。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外交关系,难道就打算这么轻易地毁掉吗?”费策贤一字一句地问道。

陶东来摇头道:“我只是想借此向各国表明我国的外交态度,那就是不论国家大小,我们都会一视同仁对待。或许大明和朝鲜过去有从属关系,但对我们海汉来说,都一样没差。与我国建交的国家就是伙伴,而没建交的,就是对手。”

Tagged in: